三月,让心出现散步

不历冬寒,无以知春暖。

仅从人的感受上而论,春天真的很美好,不再那么冷酷,不再那么凌厉,不再那么荒秃,不再那么萧瑟,而是温和得像父亲,敦厚得像母亲,慈祥得像祖父祖母,高兴得像少男少女。

春天有一万个缺少,也比冬天要强。苍蝇的苏醒,病菌的活跃,沙尘暴的飞扬,皆瑕不掩瑜,无法遮蔽春天的美好。

复活,是春天的一个明显特征。草复活了,萌生了绿芽;树复活了,抽出了新枝;花复活了,酝酿着盛大的花枝招展;水复活了,蓄谋着洪流的滚滚狂奔……当然,最为重要的复活,还不是大自然的容颜,而是人心。

季节磨练着人心,人心隐匿着季节。当季节的脚步,翻越冬天的崇山峻岭,到达春天水草丰茂的阔坦之地,人心也能遭受相较染上和鼓舞,从而呈表达出应有的活力和动力。人心的沃土,和大地的沃土一样,迎着春暖,沐着春雨,也需求开垦,需要浇灌,需求播种,只有如此,才能勃发情感的万紫千红,也才能迸发思想的霞光万丈。若对人心不耕不种,不管不顾,人心既会板结,也会荒疏,更都可能杂草丛生,开放妖娆的罂粟繁花。

世间最靠得住的是人心,最靠不住的也是人心。或许一缕微风,就会将人心的灯盏吹灭;兴许一声吆喝,将要将人心的目标扭转;或许一个金色的诱饵,将要把人心像贪食的鱼虾那样捕捞;兴许一张美妙的画饼,就要将人心像收割机收割麦子那样齐刷刷地一卷而去……集资的煽动表达场,一呼百应晃动的不单是手臂,还有人心;传销的洗脑课堂,被掏空的不光是腰包,还有脑袋。

世间的心灵数以亿计,各具状态。有的对季节的变化颇为敏感,一遇寒流就蜷缩,一遇暖风就舒展;有的对季节的变换麻木不仁,无论阳春三月,还是秋高气爽,皆裹着层层叠叠的外套,不肯出来在阳光中漫步;有的像珍贵的支票,或被藏于幽深之处,或被锁于保险柜之中,绝然不会袒露于外;有的像无根的浮萍,满足于肤浅,陶醉于轻浮,没有角度,没有方位,听天由命般地随波逐流……当然,也有的像树木,就算缤纷凋谢,枯叶落尽,也不改站立的姿势,不改企望成为栋木的初志;有的像被岩石捂住压住的熔浆,炽热而汹涌,即使以自焚的方法化为灰烬,也要撞击硬壁,掀开磐石,以粉身碎骨的愤怒喷发,来展现一己的强悍存在。

天暖了,冬眠的心也要醒来了。复苏,睁开眼睛,去外面看看多姿多彩的世界,让心河的冰块融化,让皮肤的霉斑消隐,并以无与伦比的勇敢,突破衣服的围困,踏破栅栏的妨害,冲出高墙的约束,像鸟儿照样歌唱,像野马照样驰骋,像白云同样飘荡,像山川一样五彩斑斓,像浩瀚同样不拒小溪。

心自在,人才自在;心在狱中,人生就变成了服刑。

心是情感的载体,酝酿着爱,也渗出着恨。爱是心的补品,恨是心的毒剂——心受之于爱的滋养,将要繁衍出很多的爱;心受之于恨的浸泡,不单会中毒沉沦,并且自己也会霉变成毒品。

心是思想生殖的温床,是思想飞翔的天宇,是思想的跑马场。但惋惜的是,并非所有的心,都能成长思想。有的心像气球,膨胀而空虚;有的心像首饰盒,狭隘而物质;有的心像鸡蛋,自闭而柔弱;有的心像枯井,幽深而阴湿……思想不是腌制的酸菜,在坛坛罐罐里大概生成,而是醇酒,从食物中提取并历经发酵;也不是美味的果汁,依靠甜蜜素的勾兑就要成型,身经烈火的熬煮而口感涩苦;更不是堆积的矿石,而是钢材,在烈火中痛不欲生,也在烈火中凤凰涅槃。

一颗心,用莎士比亚的话说,“要变成这样或那样,全凭咱们本人”。冬天,心因惧怕被冻伤,不妨龟缩,也许休眠,但在春天,心对气候不再畏惧,因此就尽情地将其解放而出,助其像流浪者一样游荡四方,像梦想家一样憧憬未来。

新闻介绍

守望生活 读加路影视剧本集《喻理短笛》

海波集结看了加路影视剧本集《喻理短笛》中的六个本子,其中,《要命的征地款》写的是面临拆迁,个人为多得钱,为了老人迟死,通常…

转载请注明:浙江百姓新闻网 » 三月,让心出现散步

喜欢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