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,你好!

(李昊天 摄)

□梁荣

行走在匆匆忙忙的街头,看见五月的阳光火辣辣地铺满大街小巷,淡然地与其打声招呼:“五月,你好!”

五月的阳光已没了春天的温柔,空气里活动着夏日的酷热,飘洒着火辣的激情。行走在五月的街头,这路边的树越长越茂盛,只是那繁花已逐渐地从枝头凋零,谢下春的帷幕,枝头上那迟到的花儿,零零星星地正咬着春天的尾巴,不紧不慢地开着;行走在五月的街头,顶着炎炎烈日,数着来往疾驰而过的车辆,想起那年和城里的亲骨肉一起学习的课文《槐乡五月》,当咱们读到“好客的槐乡亲骨肉就会把他拉到家中,请他美美地吃上一顿槐花饭……”时,城里的孩子不解“为什么槐花还可以煮饭”,菊花饭。望着可爱的孩子们,我跟他们共享了乡下的趣事……那节课,孩子们听得津津有味,对乡下的五月有了或多或少的明白。

是啊,乡下的五月可有趣了,就连五月的风,都能让乡下的亲骨肉浮想联翩。不信,你瞧,溪谷的绿树在五月的风里舞蹈,欲伸手挽着这带着溪水润泽的山风,可怎么也抓不住。这五月的风极为轻快,刚才还在山脚的竹林深处与竹女们翩翩起舞,转眼已沿着溪水逆流而上,翻山越岭,唱着轻快的歌,抚耳而来。还没等你反应,已跃到绿油油的田野里摇曳多姿,撒下“沙啦啦”的欢笑。这五月的风也清爽得非常,抚摸着潭面,抖落“哗啦啦”的笑声,随着扎入溪水的身影落入潭底,漂流而下,与溪边的蝴蝶在草丛间飞舞,满合计它会像蝶恋花同样钻入花丛中,谁知,这五月的风狂傲得特别,舍下蝴蝶,扔下嬉戏的亲骨肉,追着几只不著名的鸟儿,腾空而起,翻转个身,落入山那边的翠绿山涧里……

而同时,本人依着29楼的窗,五月的雨在窗外任性地下着,漠然的目光与雨交汇,顺着朦胧的雨帘望去,类似看到儿时,见到那悬挂在山腰上的吊脚楼。那时,每到五月,下起了雨。本来就是满目疮痍的小木楼,屋漏偏逢连夜雨,从屋顶,从檐角,从

横梁……雨“滴滴答答”地漏进屋子里。全家人忙于补漏接雨,母亲架着木梯,这里塞两张杉木树皮挡挡,那里剪两片笋壳补补。爹妈则交代自己们拿盆提桶,这边漏雨放个桶接着,那边雨滴落下来用盆盛着。有时雨漏进房间里,床被打湿,毯子都能挤出水来,父亲抱着咱们悲痛不已……也许是受儿时的影响吧,自己不是非常喜爱五月的雨。这窗外的雨不停地敲打着自己心灵深处的印记,雨怜悯地在玻璃上流下一行行清浊的泪。本身伸手轻抚着窗子,再也无需担心雨会漏加入了。

五月了,学子们纷纷复学回校了。刚刚,回学校拿些教辅资料,度过九年级的教室,已复学回校的亲骨肉们正在教室里书声琅琅,教户外的文化栏上贴着一幅好看的画,画以模糊的青绿色作背景,在这片青绿的色彩上开着一朵娇小的花,这雪同样白的花朵绽放在画的右下角,一只勤劳的小蜜蜂趴在金黄色的花蕊上贪婪地吮吸着花蜜,画的左上角是一句显目的话——“五月,你好!”下面是李白的诗“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”。由于疫情,这群正待开放的花朵延期了多个多月。此时,他们正在教室里用青春拼搏,用疾飞的笔墨书写明天。“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”,本身默念这诗,顿时认为,此图,此诗,此景,此“五月,你好”,真是应了这漂亮的季节。

“五月,你好!”有再多不顺,再多不悦,再多对春的不舍,再多对过往的怀念……也长期地留在曾经的五月里,2020年的五月已迫不及待地踏春而来,让咱们面带微笑,迎接五月,迎接美好的明天。

新闻推选

高速公路免费救援,浙江带了一个好头

□晏扬“高速公路免费清障救援”被写入浙江省地方性法规。昨日,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《浙江省公路条例》,这部将于…

转载请注明:浙江百姓新闻网 » 五月,你好!

喜欢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